【靖苏】苏先生/小殊/长苏,药(一发HE完结)

月泠糕_(:з)∠)_:

脑子有坑的糖糖糖……

HE。

(两天不看剧已经忘了冰续草何时上线……请忽略这种时间上的BUG吧囧

——————————————————————————————————

“苏先生,药。”当时还是靖王的萧景琰最热衷的一件事儿就是接过黎纲端来的碗,转交给身旁刚刚还在神色坦然地高谈阔论,见到此碗却瞬间转为一张苦脸的梅长苏。

毕竟这样才像个活人嘛,他暗自想着。平时那指点江山的苏先生简直就是算无遗策,根本就是个老练且不择手段的谋士,也只有喝药这种时候的他才像个不足而立之年的青年。

而梅长苏只能盯着这碗,再狠狠瞪一眼想出这般逼自己吃药方法的黎纲,一把夺过碗来一饮而尽,然后刚想拿起案几上的茶杯清清口,却又被黎纲见机夺下,塞了一杯白水。

这时的他只能勉强维持着面部表情的淡定,饮下那杯同样苦得很的白水。

“苏先生喝药这么久了,还不曾习惯这药味?”有次萧景琰觉得苏先生的表情实在活泼的有些可爱,便没有忍住,多问了这一句。却不想从未在他面前失过礼的梅长苏直接给他翻了个白眼,“这苦味苏某若都能习惯,那殿下早该习惯苏某的不择手段了。”

当时两人尚未交心,一向反感旁人将自己与不择手段同时提起的他却也没说什么,反而低头闷闷地笑了起来。直到梅长苏颇为生硬的把话题转向正事,他才抬起头来看着面前那人苍白的脸上带着的几丝红晕。

那时候他就在想,若是天天能让苏先生这般活泼,是不是苏先生也就不必将自己浸在阴诡地狱之中,背负着自己都无法独自肩负的重担。


“小殊……”他从母妃宫中出来,便急急忙忙的赶往苏宅,当真见到了一个时辰前还在朝堂上与夏江当面对质不落下风、现在却已是躺在床上,渐无气息的梅长苏。

“太子殿下。”那个被一身白衣裹得甚是丰满的自称琅琊阁主的蔺晨很是随意的拱了拱手,“听闻您一向镇得住这个小没良心的,他这不肯老实喝药的毛病还得您再操操心了。”声音轻浮,表情浮夸,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梅长苏的稳重之意,更没有小殊的肆意潇洒。萧景琰上下打量了下这个自称是小殊知己的琅琊阁主,默默在心中打上了个红叉。

“交给我便是。”他没什么犹豫的,接过蔺晨手上的碗,进了房门。

“蔺公子,这样真的行吗?”黎纲犹犹豫豫的,“这药……?”

“我说行那自然就是行,别拿我当晏老……咳,晏大夫早。”蔺晨一拱手,还没等晏大夫说什么,就直接飞上对面房顶欺负飞流去了。

“他把冰续草放进去了?”晏大夫怒,“这不是胡来?”

“咳,蔺阁主说了,若是胡来一把能救回宗主,那他也就不要脸的胡来一次了。”黎纲想起刚刚蔺晨的交代,只觉得自己原本光明的未来堪忧,大概等宗主病好就要被发配回廊州了。

“他,不要脸!”在房顶上被追得上蹿下跳的飞流认真的接了一句,气得蔺晨跟在后面直骂他是小没良心的。


“小殊,你醒了。”梅长苏从浅眠中惊醒,本是想叫黎纲来扶自己起身,却不想一睁眼,一尊黑面神就这样端坐在自己眼前,手里拿着自己批注过的翔地记,床榻边上还放着一碗眼熟极了的药。

“……”梅长苏叹了口气,认命地伸手,“药。”

“以前的小殊可从来没怕过苦。”萧景琰挑了挑眉,想激一激面前这个毫无生趣的病中之人。

“以前的林殊怕过什么?”梅长苏虚着眼看了看眼前的人,又看了看碗中的药,咬牙一饮而尽。萧景琰深觉自己背后有丝丝凉意,似乎刚刚林殊咬的那一下是咬在自己的……咳。

“咳咳咳,水!”晃了晃碗底,将药喝了干净也没见这人递个清口的水来,梅长苏有些羞怒地抬头瞪了眼前人一眼,却觉得眼前人的手腕、脖颈……似乎很美味的样子……呢?

——卧槽就知道不该相信蔺晨那家伙,这货来了怎么可能还像晏大夫似的中规中矩!——

——都说过不会选择冰续草那种伤天和伤本心的方案了这货怎么还坑我啊我勒个去!——


“蔺晨你给我滚进来!”幻觉越来越重的梅长苏一把打开萧景琰惊慌失措下想过来扶自己的手,默默运足了气之后大吼道——虽然相比起蒙大统领正常说话的声音还小了七八分,但比起他梅长苏平日里的声音来说,那简直不是振聋发聩四个字能形容的了的。

“哟呵小没良心的喝了药就是不一样啊。”蔺晨摇着扇子拽着正步就踏进门来,“不容易啊,”他那扇子挑起梅长苏的下巴,认真打量着他的眼底、面色,顺手又抄起他的左腕摸了两把,“不错啊,喝点这位小……咳,”他顿了一下,更正了下说辞,“太子殿下的血,就该能去净毒素了。”

“我说过我不会选择冰续草的!我……我怎么可能……”梅长苏听到他这般没心没肺的说法,已是怒极,一把甩开了蔺晨的手。

“啧啧啧,都说了嘛,”蔺晨双手抱胸,立起一根食指摇了摇,“太子殿下可是龙气旺盛,助你排排寒毒、调理火毒自是无碍。一人能当十人用哟。”

“……”梅长苏愣了愣,“说人话。”

“这小……咳,这位太子殿下应该是自幼被贵妃娘娘调理过身子,阳气重而阴气不衰,与你当年火气太重或是常人的阴盛阳衰、阳盛阴衰均有不同,他的血自然是克制寒毒的上好药引。再加上冰续草可以控制并调理火毒……”

“小殊,药。”太子殿下都没等蔺阁主把话讲完,拔起佩剑直接给自己的手腕上来了一刀,血便直接滴在了梅长苏刚刚饮尽的药碗里。等蔺阁主悠哉悠哉地说了句“够了”,他就直接把碗递给了梅长苏,也没去管手上的伤口,只一个劲地盯着犹豫着不肯接碗的病人。

“……”梅长苏叹了口气,越发的觉得无法抵抗眼前血液的吸引,拿过碗来,闭上眼睛一饮而尽。


“长苏,药。”大梁皇帝看着自北境凯旋后便缠绵病榻的梅长苏,想着他不愿恢复林殊身份,便只能暗自叹气。此时在宫中,人多口杂,他也只好改称小殊为长苏了。

“不喝。”梅长苏翻着手上的书,并不搭理大梁皇帝端了将近半刻钟的药碗。

“乖。”萧景琰也不知这人是哪根筋搭错了,往日里向来乖乖喝药的他最近却是极为不配合。

“倒了。”梅长苏翻过一页书,看着高湛在旁边欲言又止,便冲着萧景琰说了一句,随后补上,“时候不早了,陛下该去御书房批阅奏折了。”

“陛什么下!”萧景琰气得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书,整个人欺身上前,按住梅长苏的肩胛,把碗递到他嘴边,“别闹了。快喝。”

梅长苏尚在病中,体力并未恢复,如何能拗得过皇帝陛下的力气,只得满腹怨气的将越来越苦的药喝个干净。然而皇帝陛下毕竟甚少伺候人如此喝药,竟看着梅长苏距离如此之近的脸看呆了。

“看什么看,那么苦也不知道给点糖嘛。”梅长苏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稍微往后挪了挪身子,却没想到皇帝陛下竟是也跟了上来,依然是直视着他的眼睛,让梅长苏越发的不自在起来,眼神也不知该看向何处。

“糖,”萧景琰终是没能忍住,一抬手扫下了龙床上的帘子,贴身吻了上去,“这就给你。”




评论
热度(414)
© 弥尔顿洛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