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君醉笑三千场(一)【all长苏】

能饮一杯无:

一、

梅长苏说要下金陵那天,琅琊山上风和日丽,刚刚看完自家那一堆雪白的鸽子,小风吹得蔺大阁主心情极好,接过下人递过来的药材,蔺大阁主打算帮自家琅琊公子榜那位榜首熬一副不那么苦的药。

可梅长苏云淡风轻告诉他,自己要回金陵了。他的心轰的一下炸开,他看着眼前这个单薄的好像走几步就会喘不过气的人,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掐上这个人的脖子,他想这个人做了十三年的梅长苏,却终究抵不过这个人曾做过十九年的林殊。

可他只是恨恨的加重了药的分量,嗯,这种病人麻烦死了,连欺负都不能加黄莲汁,这一想,手便一抖,药量更足了。于是拿到梅长苏手里的汤汁,黑漆漆能照出这个人苍白的脸色。

平时一喝药就皱起一张脸的江左梅郎,今天却一言不发端起药一饮而尽,然后,他把药碗放回盘中,拉住了那只端盘的手,“蔺晨,我不会死的。”

“生死由不得你。”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没有抽回手。“由不得我,可由得你啊,蔺晨。”那双眼睛看向他,眼睛干净的就仿佛青天白日间,只剩下蔺晨,只容得下蔺晨一个人。

“我可不是大罗神仙,再说,你不总说我是蒙古大夫嘛。”收回手扭头把盘子递给门口等着的下人意图掩盖自己有点泛红的耳尖,蔺晨站在门口,回首看了看梅长苏,皱着眉不知想了些什么,最后却只是说了一句,“林殊是七万赤焰忠魂的,梅长苏是我蔺晨的,我救回来的人,死不得。”

“好,你蔺大阁主说的都好。”琅琊山上风光正好,明晃晃的阳光打进来照在江左盟盟主脸上,他笑得眉眼弯弯又透着那么一股子蔺晨死活不愿意承认的宠溺。后来他再没那么笑过,蔺晨想。他再没那么笑过,从到了金陵之后,他不是林殊,他成了萧景琰的梅长苏。

评论
热度(265)
© 弥尔顿洛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