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梅长苏魂穿明台时,然后正好赶上挨家法

西红柿猫咪_作为恶人我也蛮拼的:

脑洞所有权归属于 @耗子_ 我思考了很久到底是放出来还是留着自己啃,后来想了想……既然都写了!不放出来留着过年么!于是……


警告:这篇文


文笔——没有!


逻辑——没有!


OOC——应该有!


更新不稳定——这个可又有!


缜密部署烧脑设定——这个真没有!


慎入!!慎入!!慎入!!!


==============================================




1


 


梅长苏很确定,他已经死了。服下冰续丹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的时间,他不敢有有丝毫怠慢,几乎是夜夜不眠地熬着。恢复了体力的他不再是那个任人揉圆搓扁的病秧子了,虽然十三年不曾动武,但是赤焰军少帅的名头也不是光靠智慧就能拿到的。所以,即使是因为他不肯好好休息而暴跳如雷的蔺晨也无奈他何,只能跳着脚指着他破口大骂,却无法撼动他分毫。


 


三个月的时间,他击退了大渝的来犯,巩固了北境的防线,写下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的带兵对敌心得。在最后的几天,设计支开像条小尾巴一样跟着自己的飞流,躲开如临大敌一般缠着自己的蔺晨,独自一人来到了梅岭。


 


十三年后的梅岭,就像梅长苏第一次见到的一样那样郁郁葱葱。十三年前的那场大火,那场烧光梅岭上一切生命的大火仿佛从来不存在一样。梅长苏静静地靠着一块巨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从自己破败的身子上流走,飘向不知名的彼岸。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一切都已经走上了正轨。冤案已经昭雪,祁王,父帅,母亲,还有他赤焰军7万忠魂终于能够安息。霓凰,那个坚强的姑娘,她会找到一个疼爱她的男人,生一堆可爱的孩子,过上圆满的生活。蔺晨,蔺晨会生气吧?希望他能理智一些,千万不要在自己的坟头撒泼才好啊。飞流,有蔺晨在,想必也不会受苦,只是可怜他要忍受蔺晨的欺负了。大渝大军这次惨败,怕是有十几年缓不过气来。江左盟已经托付给了景睿,以那个孩子的心性,再加上甄平黎刚等人在旁辅佐,他很放心。还有……


 


梅长苏靠着怪石,脑子里如走马观花一般闪过他短暂的人生。一件一件,一桩一桩。最后,定格在了一个人身上。


 


景琰,这个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人。他太了解景琰的脾气,那头耿直倔强的大水牛,认定的事情就要一头撞到底。人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但是他呢?就是撞了南墙,他也不懂得迂回避让,而是一下一下,撞得皮开肉绽,撞得头破血流。他会是个好皇帝,他花了十三年的时间,步步为营,为景琰寻觅良臣,一点一点渗透到朝廷的每一个角落,有他们的辅佐,加上景琰的赤子之心,大梁,必将迎来昌盛繁华。但是景琰自己呢?他这一走,留下的,究竟是梁帝?还是景琰?他一开始便不愿将自己的身份告诉景琰,虽然他对蒙大哥说是怕景琰做事畏手畏脚,但又何尝不是担心,知道了自己真实身份的景琰能否承受再一次的失去?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梅长苏长叹一声。他知道,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人总是这样的,再多的智慧,再多的权利,也抵挡不住死亡的来临。纵有千万不舍,他仍缓缓阖上双眼。微风吹过,吹散了梅长苏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呼唤。


 


“景琰……”


 



评论
热度(357)
© 弥尔顿洛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