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全员向】此锦囊请在心虐时打开_02

firepuff:

(近来lofter待我不友善,无法回复留言真抱歉TVT 感谢反馈热度TVT)


(声明:流着亲妈的血却无法穿越、本着[会有角色替我爱你]的心,写得像all苏,但请理解做纯粹全员啦,大家之间喜欢就是喜欢,情感没有种类的分别TVT 这部剧萌得我一时腐不起来......)


【19】

莫非您也觉得,晏大夫顶着一张在白发银须簇拥下年轻得违和的脸?

“我靠谁让你们在重阳节给我敬酒啦?!我这头发只不过是被你们宗主气白的懂吗?懂吗!”

【20】

《琅琊榜》作为江湖最广为订阅的年刊,其实基本是由主编大人一只手撑起来的。这是一部辛酸史,琅琊阁富于财源劳力,不缺跑腿的但匮于组织可以托付关键性任务的,毕竟平庸的人还挤在人才市场、牛气的人已经自立门户,部门建设的未完善现状使阁主成就为一名全才。也就是说,全编辑部只有主编和驻外记者,就少阁主一个人,其他全是鸽子。

为了保证发行量,竞争过各种社团诗社乐阁的手抄刊物,彻底打击政府强制订阅期刊的吸睛率,并设法给老字号刊物注入新的活力,少阁主长年苦心经营。每年根据流行趋势和社会关注设立新榜数则,并亲自绘制插图及设计原创艺术字体(意外衍生画集字帖大受欢迎),还能根据入榜者各自气质创作题词,吟得一手好诗广为传颂,其代表作《江左梅郎诵》曾获得大梁作家协会监办诗词大赛的一等奖。最不为人知的是,信鸽这种意外性风险性略高、需要额外注意的因素也是阁主亲自喂大的(轻功和飘逸的身姿也是这么练就的),所以他才能在日后心态平和详定地处理各种白毛病患。

哦,顺便说工作繁忙且时间不定之下必有加班,熬夜必有夜宵,编辑总是这么无法避免地长胖的。

【21】

靖王身为一直被孤立,从未被宠幸的皇子,常年被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因此性平志坚,抗诅咒能力练得杠杠的。然而靖王殿下近日总觉得一股寒气绕背而生。

琅琊少阁主的怨气,自然绝非池中之物。

其实蔺晨也不容易。对于梅长苏,像是‘说!你最好的朋友是谁!?’这种画风不对的问题是断不可能问得出口的。早在梅长苏还在当木乃伊的时候,完全不被搭理的蔺晨就过上了“你在床上看风景,我在床边看你”的单箭头生活。面对破茧成碟(不)后整天但见蹴娥眉、不知心恨谁的梅长苏,蔺晨跟烽火戏诸侯般大义凌然地不惜牺牲多年酷炫形象,只为博君一笑,长久以来量变成为质变,再摆脱不去没正经的逗逼形象。接下来被梅长苏深情似海地发表重要讲话《我有一个梦想》所打动,蔺晨走上一条长得很像“帮着初恋追情敌”的不归路,一路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百般呵护万般在意的人啊,每天找猪队友“带我自虐带我飞”。早中晚各查看邮箱一次,一边好期待被叫去金陵一起玩耍,一边又明白真要是被叫去金陵很可能就再也没得玩耍,于是一屋子手下成年看着自家少阁主顶着便秘似的纠结表情。手颤得抖掉信鸽一身长羽毛短绒毛之后总算拆开传书,得知被召唤的原因是去救另一个毛人,开心地跟小学生郊游似的背起提前一年打好的包袱,一个劲斗飞过十、不、一个轻功飞下山头。到了金陵给长苏熬的药一剂苦过一剂,还昧着良心撒谎诽谤病人味觉,就是以为下次被带着飞流找太子幽会的长苏丢下看家时,能让那谁也感受一下“你身上有他的中药味”的酸爽。靖王成为太子最高兴的莫出于蔺晨,三个人游山玩水的票都买了只恨不该太得意提早畅想未来立了好大一面flag;这边悲伤还在逆流成河,转脸人家弯儿都懒得拐直说要舍身为国,蔺大才子一届嘴欠话痨直接被逼作“我什么都不想说”,心里骂了梅长苏万遍、骂了萧景琰千万遍、再骂了自己一亿遍,最终这位江湖当红知名人士自觉的体验了把类似千百年后宋江也要经历的招安。

 “梅长苏你个缺心眼儿的。”

连心智不全的飞流都被他感动了。

【22】

最后仗都打完了梅长苏居然还以一幅圣母表情无辜地望着自己,蔺晨酸得出帐左拐磨刀霍霍,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准备把大珍珠磨成粉入了药,这才得以把竖着上场躺着下场的将军病自虐狂魔暗渡陈仓搬回老家。

【23】

被运回琅琊阁的梅长苏本都成了半个植物人,却还能垂死病中惊坐起,靠的是全宗隔窗跳大神。说好的明月如斯乾坤朗朗的,月光下印在纸门上的影子走马灯般群魔乱舞,气得宗主再也躺不下去。

【24】

纵然悬镜司是个狼多肉少的地方,作为唯一一个高阶女公务员的悬镜使夏冬大人也是无人敢泡的。不说人家曾经有过丈夫(搞到最后原来没死),光是那悬镜司首领门内弟子实打实的武力,加上作为外表看上去矮小、智慧却过于常人的名侦探,不自觉流露出的高冷气场早在十几年前单身少女时代便拒人千里之外;而丧夫无子的常年独身岁月中偏偏只有另一个女汉子作为知己,如此想来周身女子力的贫瘠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谁又能想到人家内心其实住着一个萌妹纸呢。

首先男朋友要找个威武雄壮能比自己高出最萌身高差的,我们可以从聂将军身上证实这一点。其次居家mode和室外mode全然相反,可谓卖萌装嗲小鸟依人,我们可以从时过境迁人十多年后、重逢时已经高龄三十有余的夏冬大人不自觉地星星眼中看出这一点。再者据传夏冬大人私下曾与某郡主试图闭门苦修女红之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郡主亲弟弟某小王爷之所以未及成年便打下坚实军事基础,正是因为隔三差五因“姐姐和客人要进行大人间的密谈”被赶去外场练兵。况且一个机灵貌美的小师妹自然在众师兄环绕下炙手可热,本着反差萌的原理,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经历策略,本着聂将军既已是人走灯灭的前提下类似“怪我咯”的侥幸心理,萌萌哒小师妹总被师兄们耍得连师父都默默为之感慨“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

而这屈于身份地位不得不克制的少女心,就在看到一个毛茸茸、毛茸茸、毛茸茸的丈夫一瞬间,小宇宙爆发到热泪盈眶。

【25】

誉王位高权重,势压东宫,这种事业成功的男人背后往往有一大波一个顶十个的女人。这些可以有,然而真没有。府中王妃共计一名,寂寞无人争风吃醋到了得以一辈子保持温婉善良本性的地步;媚眼如丝的绝色美女谋士一名,在外领着一队异域风情小妖精将那红袖招开得风生水起香满金陵,在内能从冷艳母老虎变身乖巧小猫咪,运筹谋划之外兼顾端茶递水按摩推拿也是服务周到五星好评,可谓三陪业界楷模,被包养前就做好舍身为国的心理准备却偏偏不用侍寝。

这种大前提下,快蹲成望妇石的狗仔于某日好不容易察觉誉王殿下突然该出手时就出手,无比上心的对象竟是一位文弱青年,细思恐极着把八卦专栏头条标题改成该出柜时就出柜。

本来皇后是不信的,然而日后越来越经常听闻被心上人耍成狗的誉王孑身匿于园圃,静坐辣手摧花,就不得不痛心疾首地默默放弃了催孙子行为。

其实被负了心的誉王殿下只是很单纯地撕花瓣而已:父皇喜欢我,父皇不喜欢我,父皇喜欢我,父皇不喜欢我……

【26】

景琰从小爱吃榛子酥,其中缘由不单是口味偏好这么简单,说起来也是个让人心疼的故事。

没有人告诉太奶奶小殊对榛子过敏,也就不能怪她在看到小殊把递到手里的一碟榛子酥全藏进袖子时,误以为这孩子太喜欢了舍不得吃才打包回去慢慢啃。而景琰作为成天和小殊腻歪在一处的异父异母亲兄弟,连上厕所都得一块儿更别提吃饭,于是有才、任性的小殊挑食的产物每每全到了他碗里来。这种霸道总裁的风范在小殊回家上饭桌、挥一挥衣袖倒给景琰一座饼干渣小山的画面中连亲妈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就没打算拦在沉默中爆发的林老爹要揍他儿子的巍巍拳风。

情急之下景琰以整条街都听得见的音量喊了句“我就爱吃榛子酥!!!!!”还一把扯过眼前的白袖子翻过来舔了那叫一个干净。于是在长辈疼爱下这榛子酥一吃吃了那么多年。

你看他外卖送了好久,好久才发现母亲早就偏心偏到了外太空,然后这么倔这么不能忍的人居然啥也没说。真相是他吃什么点心都是一个味儿哒:母亲做的,就是好吃!

【27】

有一回蒙大统领实在是说错话了,当着靖王的面儿叫出“小殊”二字。

梅长苏花了三个时辰向靖王解释自己身世复杂,家族离奇,谱系诡秘,蒙大统领其实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侄子。

亏得这水牛脑子最后居然就那么信了。

【28】

《大梁志异》之一句话灵异故事:没有人见过高湛公公年轻时的模样。

【29】

据某匿名内部人员爆料,大梁皇族当今皇子一代之所以不够兴旺,是因为他们上一辈的人口基数出了问题,年长一点的基本都在祁王赤焰冤案里被一波带走,年轻一些的普遍都是童年学骑射过程中在林殊哥哥的马背上、双臂间打开了新大门。

【30】

在言国舅高深莫测如同在讲“劝你最好不要惹我”的外表之下,其实藏着敏感任性的小心灵。

到手的老婆被兄弟抢走,离家弃子炼丹去;去自己妹妹家串门儿竟被当众拒之门外,故作平静炼丹去;工作场合不得不应付垃圾人结果被烦得不行,策马回观炼丹去;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诚实地偶尔想想家,换季打包炼丹去;每逢佳节下人们挥泪放弃加班费、不畏国道拥堵也要回老家探亲,道观里连个做饭阿姨都没有只好悻悻走回家门口……哪里不对炼丹去。

不过呢看着唯一的儿子长大成人羽翼渐丰,国舅一颗被陈年旧事戳成大孔奶酪的心也慢慢重温人世暖意,暂时停止了号称养生保健但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偷偷拉皮条儿才通过国家检验标准的丹药的生产作业。

后来有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掐指一算是个大大的黄道吉日,乖巧可爱的儿子挽着隔壁隽秀挺拔玉树临风的萧家公子说,请父亲成全我们携手共闯江湖路。言侯爷表示今后不论是谁也别想把他从道观请出来了。

【31】

听说要去三月春游(划掉)春猎的时候大家的心情都是雀跃激荡的。

不会做饭的吃货不是好美食家,纪王爷打包遍了十三香十八味和一车专业炭火烧烤器具;飞流小心翼翼带上前年蔺晨哥哥亲笔给他画的风筝;宫羽姑娘做了两份同款的爱心便当,为考虑食谱的口味、营养、美味、颜值而掉了一地头发,还因为做白日梦而小鹿乱撞地烧糊、铲穿了一百个锅底;静妃娘娘带来了森气十足的盛满小甜食的点心提篮,曾在少女心泛滥之下私下耗费多年拜托木匠刻了各种萌系造型糕点模具,这次是头一回成功壮胆豁出去用;靖王麾下某副将从来智障儿童欢乐多,一路上叫嚣要活捉并驯服十头怪兽一起参加篝火舞会;蒙大统领在工作之余熬了几个通宵想破了脑袋,就着打猎可能出现的各种起承转合,提前做了一系列不同的诗以供到时候佯装诗兴大发临场发挥;平日看起来特别洒脱的靖王也一个没把持住地兴奋过头,从得到消息的那天开始就基本夜夜因想象被父皇表扬的画面而不幸失眠到天亮,让不明真相的沈追和蔡荃担忧得不要不要的;就连梅长苏都打算趁那群以下犯上的下属和医生都不在的时机,白天矜持一点让靖王放松警惕、待到天黑就偷偷摸条马骑个爽……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所以泡汤了。大家暗自尴尬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干。

【32】

江左盟宗主的死穴之一,即是怕疼。过去这一点只能由他自己告诉别人,毕竟谁敢,或者谁舍得在太岁爷爷头上动土呢。

然而夏江有幸干了这把越是禁断就越是撩人心绪的刺激事儿。那天亭台私讯,四下无人,被不作死不开心的麒麟才子挑拨得激动亢奋不可自制,冲动之下一只咸猪手伸向眼前不堪一握的细皮嫩肉。

不远处柱子后面大徒弟捂着师弟的嘴,师弟捂着师妹的嘴,三个人面红耳赤地听着师傅疯魔地喊“你叫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听着师傅魔掌胁迫下的人叫得长歌婉转花枝乱颤,一声连着一声直戳得听者仿若同沐冰火。顿时本来偏向小师妹的夏秋就思想升华了,和师兄都觉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是不要直接撞破师傅的隐私……

千古奇冤,开不了口。目眦尽裂的夏江直到俩徒弟撒手西去都没来得及找他们解释清楚。

【33】

江左盟宗主的死穴之一,即是怕痒。

一个不通武功的策略家既然能够一统江湖各路高手,人家从不还手乃是不需要亲自还手,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调戏的。勇于语言挑逗的已经是屈指可数的高阶玩家,胆敢真正伸出邪恶之手的估计连琅琊阁主都不得不三思值不值得,毕竟此人曾在与之对弈时一个想不开顺手挠了人家脚底板儿,一边听着对方笑岔了气喊“你大爷的”一边傻乐却没想过结果,后来他被难得主动的飞流神出鬼没日夜泼水并追着挠了整整一个月。

所谓一物降一物,想要满足好奇与报复心理是永远不缺办法的,每回晏大夫以疏通气血顺络调经为由给宗主刮痧时,没有一个人替眼神示意威胁不断、吓得脸色都不对了的宗主说句话。

这就是靖王那天以伸手准备拉铃的姿势僵直在秘道的原因。也是他性子不知不觉越来越深邃的原因。秘道那边不断传来“啊~~”“晏大夫不要”之类内容和音调都不太和谐的声音。

【34】

拿一年份糕点和甜瓜贿赂掉飞流的宫羽姑娘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引以为豪的连天牢公务员都拆不穿的易容之术,怎么就被身、下、怀、里的宗主看穿了呢。

“快、快来人给我把她扒走!”

【35】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可惜这句俗话的可考年代晚了点。

靖王有幸再次以伸手准备拉铃的举炸药包姿势僵直在秘道中。虽然没见过真人,但听来想必就是晏大夫没跑儿了吧……

“哼,再敢反抗,信不信我让你一个星期下不来床!”

炼得身边下属们都发觉靖王殿下最近越来越能沉得住气了。

【36】

三番五次想翻身下床的重症患者,被以下犯上上瘾的众人以说教堵得来不及解释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让拿了晏大夫亲自授权而得意上天的蔺少阁主一击葵花点穴手定在榻上,内心千层浪、躺着干瞪眼,目送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混蛋们关上房门逍遥而去。

‘晏大夫别走啊晏大夫!您记得问我有没有喝完那么多碗药,您倒是问问我想不想上厕所啊?!’


TBC

↑ 本想36则结束,一数偏偏37则 q -q 救救强迫症......

评论
热度(134)
© 弥尔顿洛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