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全员向】此锦囊请在心虐时打开_01

firepuff:

(随口一说,一直觉得能够被衍生出全员向同人的原作,必然是其作者三观正所以笔下人物各有让人喜爱之处。)


写点犯二的小段子治愈一下,各段独立,无时间逻辑。


【1】

静妃娘娘边忙着撕花瓣边想,小殊日日服药,口舌之苦只怕再添心底之苦,今后当再多做些个小甜点,能让那可怜的孩子饮完药后多少聊以淡口也好~还有飞流那孩子的份,小殊便是自己舍不得吃也要宠他惯他,嗯,如此一来更要多制一些~

翌日,靖王以扛鼎之力驮着个木箱(划掉)形制巨大的食盒从密道钻出。

“…这必是静妃娘娘体恤陛下日夜操劳幸苦,特意用心为陛下准备,此盒该是陛下您、”

“不,你的糕点。”

梅长苏默默展开字条,上书:喝完药来两粒。

【2】

第一周,飞流好奇试探地打开食盒。

第二周,飞流两眼放光地打开食盒。

第三周,飞流垂涎三尺地打开食盒。

第四周,飞流如虎扑食地掀开食盒……

“飞流!你把屋顶的瓦踩碎啦!给我节食!”

【3】

不知不觉筹谋商议已有半日之久,恍然回神三人皆感口干舌燥,僵硬疲惫,梅长苏便唤吉婶儿泡上一壶清茶、让飞流端来茶点鲜果以事休憩。

梅长苏与飞流、蒙将军与靖王分坐于书案两檐,这边齐齐伸手够点心,那边灌茶如牛饮水。一时相顾无语,各自静食。

梅长苏手中剥着第二个橘子,幽幽抬首,望着面前二人缓慢言语:“我要坦诚一个秘密。”

蒙将军和靖王分秒刷刷按下茶杯。飞流边吃边和主人一齐眼神正直前视。

“其实…飞流是我的分身。当年我坠下悬崖,命悬魂断,多亏琅琊阁主神法仙术才得以保命,奈何三魂七魄已然分散,阁主只有那它一分为二,那心智一面便归于我,气力一面便凝作飞流,所以我虽怀麒麟之才却如这般体质虚弱如无骨,而飞流全数继承当年身手武力加以修炼却于亏于心智…哦,之所以叫‘飞流’,也是取得气力若飞离我身、流于旁侧之意…”

蒙将军简直吓得飞起,一个猛子窜起身撞飞小茶杯,瞪着眼扭头看景琰,看小殊,看景琰,看小殊。

只见景琰和小殊仰着脸默默地看着自己,端起了茶。

【4】

时隔多年大梁已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萧景琰本不是为了霸皇权、享极乐,此时已垂垂老矣,便退位离朝,欲隐于江湖,首程便往廊州。

一日漫步于街市,身前道中有人连掷瓜皮于地,老皇帝险些踩中滑倒,愤然不已,抬眼只见一挺拔亭立青年坠发绀衣,只看背影也知道是吭哧吭哧地啃着甜瓜,他还挎着一包行囊,上面系着一小只精致秀美的锦袋;还背着一面竖旗,张牙舞爪画着四个似是出于稚子之手的大字“仙人指路”。原来身前还有主人,那人素衣白裘,逆光而行,轻得仿佛融在光里。

萧景琰又一次觉得上天给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5】

那日景琰妄言绝交,竟挥刀断铃,不顾小殊下跪相劝绝尘而去,又把人家病弱藏毒之躯晾在冰天雪地中罚站那么久,之后还义正严辞地找母妃抱怨这无情谋士的种种不是,听得暗自心疼巴巴的静妃娘娘面色平静地内心斯巴达了,直劝有义无脑的儿子赶快回去道歉讲和。

“景琰呐,这么久以来,虽有种种阻碍让你们的关系不得见天日,但你们二人一路走来始终不变同一心愿。况且自打最初人家便不顾别家许得荣华无数,只一心一意跟定了你,长久以来忍你态度冰冷,对你的无言轻视也只忍气吞声,真心相待从无二意。再言人家从来体弱多病,你本该好生体谅珍重,不想竟忍心在这寒冬大雪里将其拒之门外几个时辰?景琰你说你、”

这个时候,再次偷偷潜入芷萝宫打算蹭饭的皇上自觉偷听已久,便从柱子后面冒出来吓人了。

请安过后,一直因为不被理解而暗自孤独寂寞冷的皇七子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被万人之上的父皇批判:“景琰,说你平时耿直死板态度不好就算了,朕虽还未听说这是哪家姑娘,但你堂堂皇族怎么能这么负了人家呢。”

【6】

“宗主体寒,这屋里一到冬日炭火便要烧得足旺,然而对他人来说就热了些,有时宽去披风也要出汗,而屋外又冰雪严寒,郡主进出时可要注意这寒热骤变,切勿因此受了风寒啊。”

“呵,我,来自云南。”

【7】

在飞流眼里对自己第二好的莫出于宫羽姑娘了。只要在没旁人的时候听话地叫她嫂嫂,她便把平时所收数不尽的精致点心尽数奉上。

【8】

蒙将军苦思良久,决定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化素养。

索性来个全套,除了多读书,琴诗书画尽且去试他一遍,说不定自己体内就有隐藏多年未曾发觉的艺术细菌呢。

找小殊行个人情从妙音坊借位姑娘学古琴,将军是个该认真时就认真的人,先是沉默严肃不自觉地把老师吓得一个时辰的课半时辰就讲完了,随后又在首次试琴时一鼓作气气出丹田地单指挑断琴弦;找手下入门下棋,一子一步悉数求其释疑,那部下自然是不敢违逆的,面对无尽的“为什么啊”,既出于对将领头脑的尊重,又出于对自己心中将领高大形象的尊重,吐槽到了嘴边又咽下去,反复如此竟是憋出内伤,目眦尽列几近气结;想着找小殊学书法总不至于太难,毕竟疏于才学倒不等同目不识丁,咱这好歹有基础的,然而没坐太久就被闻咳嗽声而来的晏大夫赶了出去;临走前梅长苏心下念之终是算得半个长辈,夸他舞文弄墨亦露习兵演武力挽狂澜之势,酣畅潇洒万象森罗,涉足绘画之类必有造诣,便给了他一卷写意竹谱叫他自行临摹,于是宗主大人第二天收到一大幅甘蔗。

【9】

入金陵踏进苏宅第一天,没来得及闻问切,琅琊阁主便忿儿忿儿地决意把当朝太子列在渣男榜榜首。

【10】

其实关于郡主,靖王总觉得莫名感到来自世界的恶意。且不说那日于东宫,中毒的郡主究竟是多不把自己当汉子才能这么安心地直接挂在自己身上晕过去,搞得靖王日后回想时感到深深挫败,“自己铮铮汉子竟不如那个弱鸡公子”;在夺嫡之路上虽难且慢但仍在前进的艰苦日子里,他还时不时收到各种匿名骚扰信搔扰飞鸽传书指责他冷酷、他无情、他无理取闹,虽无法彻底查清来源但好歹有次查到是来自云南;郡主回云南时通知一干友人而不告知自己就算了,这一回来第一次会面还颇有深意地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和过去十二年里待自己的态度相比简直不忍直视。虽说十三年前郡主还是小姑娘时,就老跟着她心头上的林殊哥哥日日嘴贱摧残自己,但赤焰一案后二人还是跟同一宅子里走了老爷的小妾一样借酒消愁惺惺相惜,为何如今……

【11】

明知冤枉却不能证明给人,梅长苏好歹守着自家老头的遗言一路坚持下来,可怜靖王倒是明知冤枉而甚至不能证明给自己看,信念也只是有自己赋给自己的。

梅长苏瞻前顾后,想着单单就瞒了他水牛两年,听起来挺不够哥们儿的,但为了成大事就不能儿女情长婆婆妈妈,最后景琰自会理解,一定不会整死自己的。

他错误估计了景琰的怨气值。因为知道真相后景琰决定跟他算的并不是被瞒了整整两年的帐,而是整整十四年的帐。梅长苏表示心好累。

【12】

人人称道琅琊阁主风流潇洒随心而动自由洒脱,变起心思比女人还快,其实熟人都知道他只是徘徊在傲娇与欠的边缘,穿梭于欲拒还迎与空虚寂寞找人陪的路口。神奇的是这家伙一碰到江左盟宗主就情商低,至今以为别人看不出来自己打着“飞流在手,长苏我有”的小算盘呢。

【13】

其实梅长苏出道之前曾有段不为人知的黑历史。那时他作为一个内心很有想法、准备下一盘大棋的年轻人,苦于难以决定今后混江湖的艺名,还好琅琊阁主免费给推荐了一位世外高人。只见高人掐指一算总结到过去名字真没起好,虽不能强求武将的文化素养,然而单名一个“殊”字简直注定孤独一生,怪不得毛还没长齐便于官场四处犯人不断。高人给他算来个“长苏”之名,取长久玛丽苏(不)之意。多年以后历史见证了奇迹,老先生所言真真切切,麒麟才子果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14】

马车里三人触膝而坐,言喻津一边沾光啃着姑娘们朝萧景睿掷来的水果,一边调侃他在琅琊公子榜的榜眼之名,顺便揣测起那公子榜榜首究竟何等人物。

其实公子榜同属琅琊阁免费报答社会的五榜之一,只是单单这一榜首竟被隐去姓名。不过毕竟这是公子榜而非美人榜,不比是个汉子就能提刀刷刷抢美人儿的社会现象,自然是没几个妹子有能力纠缠他于江湖,一时竟也没能被剖根问底,反倒显得越发传奇。

苏兄一笑,心里想着这还用猜吗看看这榜单谁定的啊,凭我们自恋又爱耍帅的少阁主的尿性,难道竟会把这头衔给别人吗。

其实少阁主私心暗搓搓地把某两个榜单的榜首设做同一位了。

【15】

景琰刚听闻母亲曾获救于梅长苏父亲之手时,内心是复杂的。他以他强势外表掩盖之下为数不多的脑力良思许久,灵光一现想到,母亲提及梅石楠时如此面露难色,欲说还休隐瞒再三,且自我幼时便言对楠木之爱,总望着宫前好生植养的楠木,它早已亭立繁茂不知多少年岁,莫非我本…我竟未承皇族血脉,而是与那梅长苏乃失散多年的同父异母亲兄弟?!怪不得母亲待他这样好?!连我的榛子酥都!?!

【16】

本来是没什么的,这病弱之躯既不妨碍心中出谋划策,本来也早就习惯了的。——出发前往金陵头一日与琅琊阁少阁主对坐品茶,江左盟宗主45度角望着天空如是说。

“本王不会让苏先生受半点危险。”听到这里并无多想。

“小殊由我蒙挚保护!”一瞬间有种身不由己的安全感。

“放心,霓凰不让林殊哥哥受半分委屈!”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有宫羽站岗账前,宗主大可安心休息。”……一定是因为宫羽武功过人才显出与萌妹外表不符的强势。

……

事已至此,梅长苏现在每次连被飞流横臂一揽、护在身后都觉得自己不忍直视,面前这身板儿日渐挺拔、意气日渐风发的少年,你的姿势怎么这么像护媳妇儿啊……

‘( q -q )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堂堂宗主整个人都不好了。

【17】

今夜穆小王爷也不能和小伙伴出门逛街,因为身边暂无女性闺蜜的姐姐又要找他当树洞了。

痛苦的不是姐姐独自讲述一个多时辰,根本不让自己插嘴;不是姐姐一腔深情空对月,扫都不屑于扫一眼自己;不是明明当自己是摆件一般不理不睬,却时不时神色嚣张地斜睨自己,高冷地问一句“你懂吗”;而是当自己好不容易被允许张嘴回答并体谅地说“我懂”之时,很牛气地转回头哼笑一声说,你懂什么,不你不懂。

【18】

宫羽姑娘为宗主做事真心实意不求回报不假,但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类,私下偶尔小失落怨忿一下也是理所应当地。于是当她冒着臭气从悬镜司一身茅草出来,却发现宗主对自己态度愈发冷淡之时,不禁在心中默默祝愿天下所有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所以为自家宗主送假遗书给郡主的时候,看着那收信人一栏填的名字上的称谓“吾妹”,宫羽姑娘心乱如麻无颜以对。


TBC

为了微博一段一图,一条9P,这边就18段一发o<-< 下回不知何日更新TVT

评论
热度(100)
  1. 弥尔顿洛霏firepuff 转载了此文字
© 弥尔顿洛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