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R18】沉醉(短篇)

公子花锦:

*R18,R18,R18,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黄暴预警,未成年自觉退散,不喜勿扰
*最近馋肉,不足,于是自产
*可能OOC
*荼岩已同居背景
*浴室play,喜闻乐见的酒后乱性
*慢热,前戏比正戏HIGH……


安岩想反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想当初他和神荼在一起的时候,是他在几乎喝断片儿的情况下告了白,然后就迷迷糊糊地被那个家伙拐上了床吃干抹净了。虽然是他之前一直默默暗恋神荼,也是他拽着人家的领子不放耍着无赖说“小爷我喜欢你,你要是拒绝,我就吐你一身”,但当他第二天早上起来揉着酸痛的腰,再看着身旁男人餍足的神情时,还是觉得自己被占了莫大的便宜。再说,就算他在身高、体力、武力值方面都不及神荼,但这也不代表他就甘心被压啊!

神荼的淫威是震慑不住安岩那颗要做攻的心的!


于是安岩打算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挖个坑!他当初是栽在了酒上,那就重蹈个覆辙,把神荼灌醉,然后,上了他!


据安岩长期的观察,神荼是极少喝酒的,实在被胖子小猪闹得不行,加上他在一旁撺掇时才给面子地喝一点,但谁也没有胆子真的死命地给神荼灌酒,于是也就探不出神荼的酒量来。而以安岩的逻辑,神荼不肯喝酒一定是怕被戳中软肋,没准儿这家伙醉了之后就变成身娇体柔易推倒的体质了呢~


于是这天神荼刚执行完任务回来就等到了安岩蓄谋已久的鸿门宴。

“来来来,庆祝你任务顺利完成!”神荼刚落座,就接到安岩迫不及待递来的杯子。他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挑眉,接过来喝了,驱走身上因夜晚赶路而沾染的寒气。神荼虽鲜饮酒,却也觉得那酒香馥郁浓醇。这是胖子窖藏的上好茅台,也不知道被安岩用了什么法子骗来。

“听说你这次去的是A级秘境,估计很惊险吧!”安岩看他杯子见底,立马殷勤地给他倒满,“不过有你神荼大人在,一定是有惊无险!”说着,眼巴巴地盯着他的杯子让他继续喝。

神荼心里觉得好笑,这劝酒的架势也未免太心急,安岩那点儿小心思他便也猜出了七七八八。只是这家伙为了恭维他,连“神荼大人”这样调侃的称谓都说出来了,也不知道他自己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有多可爱。

神荼这次却不急着喝,眼神凉凉地瞥着安岩面前的杯子,意思不言而喻。安岩自然不好只灌神荼酒,要是被这家伙看出自己的计划就糟了,于是也只得干笑着陪酒。

其实安岩并不知道,神荼并非酒量不好,毕竟他自幼受训,各项身体素质都被严格要求,酒精耐受度自然也在考核标准之内,所以在他个人意愿不想沉醉的情况下,身体便也不会违背他作出相应的反应。更何况,神荼素来冷静自持,他也不允许自己耽溺于这一时的放纵爽快而失了分寸、轻了警惕。

可是,他的冷静,他的克制,他的原则,早在面对眼前这人时,便被一寸寸瓦解消匿了。



酒过三巡。

安岩一手勾着酒杯,思维已经逐渐混沌了,只是还不甘心地想着本来是要把神荼灌醉的,自己怎么先溃不成军了呢……难道小爷我的反攻之路真的遥遥无期了么?!!

他心下郁闷,抬手将酒杯里的纯酿一饮而尽,却因为喝得急了些,被呛得咳了几声。

神荼无奈地叹口气,挪过去轻轻拍打他的背。透明的酒液顺着安岩的唇角淌下,像是要描摹出他颈部的曲线一般,煽情地划过他修长的脖子,深陷的颈窝,突出的锁骨,然后流向他宽大的家居服里去。不知是因为酒液太过辛辣,还是刚刚被呛得狠了,安岩的眼底有些嫣红的水光氤氲,让神荼想起他在床上半阖着眉眼求饶的模样,使他原本清透的瞳色也愈发地深沉起来。

神荼又呷了一口酒,浓郁的酒香划过齿间,蔓延出微辣的触觉漫过喉咙,最后落入胃里又是一阵火热的撩人。

不知那人的唇齿之间,是否也是这样的味道。神荼舔着唇漫不经心地想着。

偶尔一醉,似乎也无不可。


只是这般想着,人就有几分醺然了,之前入喉的酒都好似受到召唤般蒸腾出来,引诱迷醉着身体里每一寸神经,勾缠出隐隐约约的欲。

神荼一手掐过安岩的下颌拉向自己,另一只手摘去那碍事的眼镜,安岩那双晕染着水色的桃花眸睐就暴露在他的视线里。如此之近的距离,神荼甚至能感受到他微微颤抖的眼睫,纤长柔软的睫毛如同蝶翼,舞动间带起美好的气旋,打在神荼心上,若有似无的痒。

今夜的第一枚吻就落在安岩的眉睫上,温柔的触碰,是对最心爱之物的珍视。接下来的吻细密里落在他的鼻翼、脸颊、唇角,最后贴住他的唇,难耐地摩挲。火热的舌煽情地描绘着那唇廓的形状,然后撬开唇瓣、划过齿贝,不容拒绝地探入,带起黏腻酥麻的触感划过口腔里的每一寸角落,开始了真正的攻城略地。

安岩迷迷糊糊地回应着这个吻,酒精麻痹了他大半的神经,他只能笨拙地卷动着舌与那入侵者纠缠,每每想要探出却又被顶回来,然后被那舌更加肆虐地舔过他的牙龈、上颚,最后彻底沦陷。
他从不知道仅仅是接吻就可以带起这样强烈的快感,让他整个身体都像被点燃一般,每个细胞都抒发着畅快,同时也叫嚣着渴望。

安岩模模糊糊地又想起自己今夜的计划,被酒精刺激的他还有些不死心,于是他意犹未尽地砸吧砸吧嘴,张开手圈住神荼,一脸痞气地调笑,不要命地开口。

“美人儿终于开窍,知道投怀送抱了?”

刚刚接过吻的安岩语调里还有着微微甜腻上挑的尾音,配着他醉颜酡红的面容,凝起不自知的挑逗风情。


神荼狭长的眼眸危险地眯起。

美人儿?叫他?

这个二货最近胆子肥了啊……


他捞起几乎趴在他身上的人,领着安岩的领子就霸道无比地带走。

被拎到浴室的安岩还一脸状况外的表情,就被头顶落下的水花浇了个透心凉。

“我操操操操操……”冰冷的触感激得安岩一叠字的叫骂,炸毛一般从浴缸里跳了出来。“你干嘛?!谋杀亲夫啊?!!”

“给你醒醒酒。”神荼冷哼了一声,这次也没有与他过多计较,只是兀自开了暖气,脱去衣服,不顾安岩一脸的震惊,开始冲起澡来。

其实神荼开始脱衣服的时候安岩条件反射般地想跑,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反应过慢的缘故,等他回神的时候神荼已经自顾自地开始冲澡了。


安岩被晾在一旁,毫不避讳地看着神荼的身体,毕竟他和他早就做过更加亲密的事了,更何况,这本就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神荼穿着衣服的时候总是给人清瘦挺拔的感觉,而其实他整个人的身体线条都非常美好,既不过分壮硕也不过分瘦弱。尤其是他后腰上的肌肉,紧致而削薄,狭窄的腰线在转身时扭转出诱人的弧度,让男人看了也会血脉喷张。

安岩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鼻子,又心虚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惴惴地想着要是自己被神荼一个洗澡的场面就刺激得有了感觉会不会太丢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

神荼该不会……在诱惑他吧……



那个人,从来都是冷肃淡漠的模样,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握着那柄绝世利刃,不动声色地护着所有人周全。他强大如神佛,又悲悯如神佛,可畏可敬而不可亲。

这是安岩曾经对神荼有过的看法。因为他永远记得,那年翠屏山外,这人一枪穿云,京华艳艳,漫天的蓝色灵能绽开最绮丽壮阔的盛景,打破他过往二十年一切的常识,徒留心底战栗的震撼与钦畏。

但随着与神荼的相处,他渐渐发现,神荼并非什么高高在上的神佛,他也不过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会受伤,也会流血,也无法预测致命的背叛,他也会恼怒,也会不安,也有暗地里可爱的小动作。


而就是这个人,现在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体,让安岩忍不住想起那些他们过往激烈纠缠的画面,想起他曾环过的那人坚实的脊背和指甲嵌入的温热肌理。

脑内的景象越来越缠绵旖旎,安岩甚至不知道神荼是什么时候站到他面前的。他刚沐浴过的身上还有透明的水滴滑落,衬出他白皙修长的躯体。他平日里冷冽的眉眼也被水气晕染出柔和的弧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温柔而美好。

安岩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之前被凉水浇灭的醉意又涌上来。

要是能把神荼压在身下来一发,就算之后被打成残废他也觉得不亏。

安岩这样贼心不死地想着。




肉→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gzhj&tid=3108008#Content








作者的话:


因为之前习惯了写古风,文中可能还是有一些奇怪的印记,请不要在意……


虽然是写荼岩肉,中间却有一段生生让我写成了荼受的感觉……这一定是因为我对荼荼爱得深沉……


好像把神荼按在地上操……(黑化脸)






求小红心儿小蓝手~



评论
热度(519)
© 弥尔顿洛霏 | Powered by LOFTER